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2019-06-28 15:44 華為 高通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做著4G生意的商人在瘋狂促銷,站在5G風口的投機客則在瘋狂備貨。

來源:五矩研究社(ID:kejiwuju)

作者:宅石頭

2019年6月18日,上海MWC在一場南方的梅雨中拉開了序幕。

早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擠滿了來自5G這個大領域的許多來客,他們有的來自上游的芯片企業,有的只是手機背板的生產廠家,還有的是為手機品牌提供語音助手服務的獨立團隊。

相同的一片天空下,因為身份不同而充滿了對5G不同情緒。

對于手持核5G心專利的華為和高通而言,5G好比一塊他們握有產權證的新土地,而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等三家運營商則更像是這塊土地的房地產開發商,無論5G的規則如何變動,只要5G的趨勢還在,對他們的影響都是“波瀾不驚”。

至于下游的其他公司,做著4G生意的商人在瘋狂促銷,站在5G風口的投機客則在瘋狂備貨,但5G的規則究竟如何改寫,怕是有著太多的未知和變數在等著他們的自我革新。

或期許、或觀望、或焦慮,不變的是這場以5G拉開時代序幕的“技術戰爭中”贏家通吃的法則,而在這樣的法則驅動下,每家企業都在以戰前姿態準備著未來十年的殊死一搏。

5G前夜,下游大廠的焦慮

手機作為5G的消費先鋒,本應是這場MWC的主角,然而這份主角光環卻被華為和高通這樣的技術型廠家,搶去了太多的矚目。

據五矩研究社觀察,參與了這次MWC的手機品牌只有華為、OPPO、vivo和三星四家,同列國產前五的小米,則只在一個友商展臺看到了紅米K20pro的機器,并未出展。

所以,在第一天的報道中,屏下隱形攝像頭和此前的120W快充就成了這次MWC開幕前和進行中,關于手機廠家的“技術創新”的唯二熱點。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但OPPO放棄明星戰略,以及走技術型概念的“宣傳”背后,卻依然難掩全球化大潮中對產業鏈話語權的失守。

據五矩研究社從三星的技術人員那邊了解:屏下攝像頭是個創新,但這個技術并不難實現,只是為了追求屏幕的成像素質,三星一直未曾采用。

為此,這名三星技術人員解釋到:

屏下攝像頭是通過降低攝像頭的局部顯示效果來達到透光性,其原理和光學的屏下指紋技術一致,只是屏下攝像頭需要達到的透光性比屏下指紋更多些。除了通過犧牲顯示效果來提高透光性,還可以使用和攝像頭不同波長的屏幕發光材質來實現。

根據@清風半袖傳出的細節圖發現,OPPO實現屏下攝像頭的機型,在攝像頭位置有明顯的像素衰減,符合三星技術人員的描述。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來自@清風半袖

另據我們從多個網站的機型詳細數據查詢了解,目前OPPO手機屏幕的最大供應商就是三星,所以對于屏幕上的新技術,除了華為有京東方這樣的綁定外,OPPO屏下攝像頭技術的正式商用的時間,怕是依然由三星決定。

2018年,IDC等市場調研機曾發布全球智能手機的出貨量Q1報告,根據報告顯示:早在2017年全球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已經開始出現下滑趨勢,而國內智能手機出貨量更是跌破1億部。

2年過后的2019年,根據IDC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

今年第一季度中全球手機市場再次遭遇“寒冬”,和去年同時期相比下降了2.4%。而中國手機市場在今年第一季度出貨量同比下滑了8%,環比下降了21%。

所以,下游大廠的話語權缺失,正在隨著手機市場的遇冷,而變成雷軍今年年初時:“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正式宣戰語。

只是,正如榮耀總裁趙明所說:

“到了今天,手機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通訊工具,它承載很多東西。這些不是小公司能做的,是科技與技術發展的結果,需要很多的支撐,包括審美、全球設計能力、供應鏈的驅動等等。”

所以當手機創新走入絕境,無論是屏幕、儲存、CMOS等傳統領域還是AI芯片和手機系統等新領域,當每個領域都只有一個或兩個巨頭存在時,大多數手機品牌就已經基本失去了爭取話語權的權力。

成為了綁在產業鏈最下游的苦力工,被動成為5G時代下的參與者,而不是引領者。

事實上,在MWC之前,OPPO、vivo、小米和中興均發布過5G的概念手機,而這些手機均采用了高通的X50單模基帶。

所謂單模,就是支持非獨立組網的5G信號,而不能支持真正獨立組網的5G網絡。

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非獨立組網的5G網絡下,5G手機進入5G不需要更換SIM卡;而獨立組網的5G網絡,5G手機要想進入5G網絡則需要更換專用的5G SIM卡。

而在MWC期間,中移動、中電信、中聯通先后發聲,稱NSA只是5G商用的過渡性方案,2020年以后的SA獨立組網才是最終方向。

隨著三大運營商在2020年后,對5G網絡明確不支持NSA(非獨立組網)的表態,目前市面上所有使用高通X50基帶的手機包括“OPPO Reno、vivo NEX、小米MIX3以及中興天機等一眾使用了高通5G方案的手機”都將在未來失去在國內的獨立組網后的5G支持。

所以,目前真正意義上能夠長久支持國內5G的手機也只剩華為Mate 20X一家。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而根據高通明年才會量產第二代5G基帶X55的消息來看,國內的一眾手機品牌的5G手機怕是都要等到今年年底以后才會逐步出現。

今年的實驗機型,包括媒體的測評數據,全部淪為了非獨立組網的5G試驗場。

5G精密布局的上游玩家

相對于聲音漸小的手機品牌,華為和高通才是技術極客眼中的MWC主力。

因為在與華為和高通的人員的接觸中,我們發現:

擁有土地產權證的上游玩家,不僅在做著土地開發的生意,同樣也在和中國移動這樣的“房地產”開發商合作中,漸漸布局AI、云計算和車聯網等5G的核心應用場景的生意。

其中,AI和云計算的故事,早在2019年之前,華為就已經入場,并通過自研的鯤鵬處理器構建了華為云服務器。

但根據銳捷公司的云計算負責任人介紹:

目前企業云市場依然是阿里云主導,而華為云則屬于后起之秀,雖然目前華為云的市場不及阿里云,但云計算作為一個剛剛起步不久的新領域,華為云和其他企業的服務云提供商,隨著5G的洗牌依然還有新的機會。

為此,這名技術負責人舉例說:比如一些有實力的大型公司,不愿把自己的核心數據接入其他平臺的云服務器系統,銳捷能為這類公司提供基于獨立的云服務平臺搭建。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在此前采訪蘇寧云的一名技術人員時,蘇寧云也曾給出類似答案:盡管贏家通吃的法則會隨著技術門檻的提高和進步被5G放大,但細分領域依然會有其他云服務存在的市場空間。

除卻云服務,高通在自家展臺展示的車聯網系統雖然被埋藏在一個邊緣角落,但卻成了華為入場車聯網體系的一個直接競爭對手。

據五矩研究社了解,高通通過自身在5G和安卓技術上的積累,已經入局車聯網的芯片和操作系統的市場。

并且根據為高通開發這套組合方案的技術人員介紹:

基于高通和全球運營商的友好關系,高通在車聯網領域屬于黑馬級選手,因為要想接入5G網,除了有CPU芯片和操作系統外,基帶和運營商一樣不能落下。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大概,再過十年,不接入5G網絡的汽車,就像今天沒有安全氣囊的汽車一樣。

5G網絡的接入,除了讓你的車載系統更智能外,它最大的作用可能會是通過感知其他汽車的數據異常,來幫用戶避免車禍。

而在五矩研究社和這名工程師交流前,據這名工程師介紹:此前華為已經有人和他們進行過意向交流。

所以,可以預見的是:車聯網的市場華為很快也會跟進,并在同一領域和高通展開類似AI市場上的對手戲。

不過這些與5G技術深度綁定的核心領域里,怕是也只有高通和華為這樣的企業才能涉足,而車聯網的布局可能會對目前自動駕駛市場的已有玩家造成沖擊。

畢竟,這些上游廠家才是5G的核心建設者,而無人駕駛、AI和云計算都屬于5G的衍生服務。

觀望的5G參與者

除了華為、高通以及Ov這些明確屬于5G上下游廠家身份外,上海的MWC最少有一半玩家屬于非直接的5G產業鏈企業。

比如做著4K VR設備、語音助手和局域網智能家居服務的廠家。

據了解,這些公司并非只有一個核心產品,而是圍繞現在的4G市場需求做了許多衍生。

其中在與VR廠家交流時,VR廠家的一名銷售人員告訴我們:“5G就像高速公路,建好了總得需要有車去跑,所以4K VR會有機會成為一個細分市場的主流”。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事實上,根據市場觀察來看:VR雖然在4K體驗上有所提升,但基于目前VR熱潮的衰退,以及VR內容及游戲生態上的稀缺,短期內的VR市場并不會實現大爆發。

所以,5G對VR廠家而言,可能是一種面向未知的賭注。

而為了贏得賭注,這些VR的廠家也并非只做VR一種產品,而是將風險分散到了各個細分市場來迎接5G。

做著和5G對賭生意的還有智能家居的物聯網芯片提供商。

對于目前的智能家居市場而言,智能的概念還依然停留在用語音助手或手機APP開啟某一電器的水平。

所以,據物聯網芯片的提供商介紹:他們的客戶一般都會選擇專向定制,比如小米會有小米的體系,格力會有格力的要求。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而他們日常自己做物聯網電子設備的時候,則更多通過WIFI或藍牙外加APP的方式進行控制。

作為物聯網底層芯片技術的提供者,雖然這一市場有著一定的技術門檻,但因為物聯網的接入方式仍在早期階段,大廠的滲透才剛剛開始,所以隨著所有物聯網設備鏈接方式的逐漸統一,5G的爆發中依然存在著許多未知。

根據這些物聯網芯片參展廠家,現場展示的成熟產品來看,目前應用最多的領域依然是節能燈。在面對5G時的謹小慎微,不言而喻。

畢竟,守著芯片的初心不會犯錯,而在技術潮流中站錯了隊,則可能尸骨無存。

觀望也便成了這些廠家,等待5G落地的最好方式。

4K時代的崛起與5G變局

和VR以及物聯網廠家的觀望不同,顯示面板領域因為5G的熱度而提前進入了8K時代。

單從非獨立組網的5G現場網速來看,OPPO Reno 800Mbps的網速,已經足夠支撐起4K視頻的普及。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因此,4K以及更高畫質的8K顯示器,也成為了MWC的一個重要風向標。

據一家服務于4K視頻傳輸的公司介紹:

和5G帶來的其它未知變化相比,更清晰的顯示輸出是5G帶來的必然趨勢,它不用改變現有的內容制作模式和商業格局的太多變動,且市場上已經擁有成熟的4K面板產品,所以對于5G升級而言,4K幾乎是共識。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從現場的感受來看,華為打出的“5G讓4K/8K進入千家萬戶”的標語,似乎已經從上游廠家對5G的絕對性話語權中,宣誓了這一趨勢的必然性。

而在和高通技術人員的閑聊中,一名高通的AI技術人員也介紹了對手機硬件設備進入4K時期所作的準備。

比如4K顯示技術的成熟,會改變現有手機后置攝像模式的默認選項,讓手機錄制視頻進入真4K時代。

為此他舉例說:雖然現在的手機也支持4K,但因為4K視頻過于龐大,所以大多數手機只有5分鐘或10分鐘的時間限制。

而為了消化4K帶來的消費必然性,對手機儲存更大的需求以及對視頻壓縮的技術也會隨之誕生,同時為了更好的體驗4K,手機屏幕的更高成像素質以及電池技術的升級,也便同時成了重中之重的進步空間。

據了解,4K是指4096×2160像素分辨率的成像效果,而目前市場上雖然30寸以上的4K面板已經成熟,但小尺寸的4K面板技術卻依然受到成本和電量消耗等外部條件的工藝限制。

比如在一個6寸屏幕上布置4096×2160像素的難度,是32寸的4K難度的數倍不止,除了對機器的精密度產生更高要求,良品率的控制也會讓成本直線上升。所以,在目前市面上可公開售賣的手機產品中,除了索尼之外,沒有第二家手機品牌進行過跟進。

現在的跟進,基于手機屏幕素質的制約,也許讓4K有些雞肋,但5G時代來臨后,4K應會成為隨身設備諸如手機市場的1080P標配。

5G賽道下,國產手機大廠的焦慮和華為高通等上游廠家的布局

而顯示面板的技術升級背后,沒有能力跟進的小公司將會逐步失去市場話語權,諸如創維、京東方和三星這樣的大公司則會在話語權加強中,占領下游品牌的更多議價權。

不過,除了手機顯示屏之外,與手機有關的各個領域,芯片、儲存、攝像頭和語音算法等軟硬件賽道,也正在隨著5G的臨近而走向贏家通吃的法則中心。

正如華為榮耀的總裁趙明此前曾發表過的:“全球化手機品牌只會剩下4、5家”的言論。

技術領域的壁壘和突破難度,基于一家企業的基因、文化和盈利模式,遠遠不是互聯網中玩概念所能輕易打破的“紙老虎”。

而是實打實的技術研發投入,打下來的萬里長城。

其實,回到十年前,在有著大把機會賺快錢的日字里,哪家企業堅守了技術研發的初心,在今天的5G時代的起跑線上,似乎已經不言自明。

五矩研究社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